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岸之美 — 悦读

深深的水 静静的流

 
 
 

日志

 
 

(转)从罗中立到于建嵘 —中国油画人物的精神  

2011-01-20 14:35:22|  分类: 图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于建嵘的画《母亲》 - 彼岸之美 - 彼岸之美 — 悦读

 

   “世间一切,尽在脸上。” 古罗马哲人马库斯·图留斯·西塞罗如是说。

    油画人物形象,绘写的是一个时代的面容,折射的是一个时代的光荣与病状。中国油画三十年,始于1980年罗中立的《父亲》,终于2009年于建嵘的《母亲》。而在《父亲》与《母亲》中间的年份里,我们看到了时代自我的形象,譬如岳敏君笔下人物的哗笑、方力钧笔下泼皮人像、还有张晓刚笔下伤怀没落还有亡者气息的大家庭。

    《父亲》的头上裹着头巾,上面没有任何文字,而《母亲》的头上,缠的头巾上,却写着一个大大的“冤”字。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时,另一部分人的头上却蒙上了冤字。

    三十年,留下了四幅人物形象,可以窥见我们这个时代三十年来的心路历程,苦难与忧伤、焦虑与平静。病态的记忆在油画里,而这个时代繁华辉煌的美好,却在明星们的歌声里。唱出来的这个时代与绘写出来的这个时代严重分裂,这个时代的思想与精神因此是悖离的或悖反的。......

 一个父亲

      

(转)从罗中立到于建嵘 —中国油画人物的精神 - 彼岸之美 - 彼岸之美 — 悦读

 

    罗中立的《父亲》,完成了人的形象的一次革命,从政治形象回归到艺术与生活中的形象。

    ......中国人在重新确立生活与信仰体系,国家文化需要确立自己的形象体系,只有艺术形象能使人重新面对历史与现实,使人看到生活的本身与希望,过去的生活被定格,过去的日子、过去的苦难都升华或转换为艺术形象,人们获得一种距离,因距离而获得审美感受。艺术家要在生活中找矿藏,提炼出传之久远的金质艺品。

    ..... 罗中立曾在《美术》上谈过创作《父亲》的背景: 1975的除夕之夜,雨水夹杂着雪粒向人们不断的袭来,冷极了,在罗中立家附近的厕所旁边守候着一位中年的农民,他早晨便以这种僵直的姿态,用农民特有的姿势,将扁担竖在粪池旁边的墙上,身体靠在上面,双手插着袖子,目光异常、麻木、仿佛一双牛羊般的眼睛死死地盯着粪池。直到晚上,他一直躲在那里,他麻木的神态与周围的环境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他可能也有家,家人也盼着他早些回去吃团圆饭,而他为了多挣工分,多换些粮食来养活家人,也养活“人民”,因此他便盼着粪池快些满,好早点回家,罗中立看到此情此景,心中异常激动,头脑中马上浮现出杨白劳、祥林嫂等悲剧形象,他觉得老实的农民总是吃亏。他想为农民疾呼,为农民喊叫,这是他创作这幅画的最初冲动,另一创作背景:他在大巴山生活了许多年,他从心里热爱那些山里人,他们因长年劳累而导致身体变形,满脸的皱纹,一到冬天,他们的手脚象老树皮一样干裂,出现一道道口子……

    有评论家称,《父亲》一画是在美国画家克洛斯巨型肖像画的启发下,采用照像写实主义手法,把人物的头像放大到十倍、百倍,如同文化大革命中领袖的肖像一样来画中国的一位普通的、贫困的、苦涩的老百姓。

    父亲是温顺的,不自知的,因此也是安祥自在的,苦难中有着微笑与自然的质朴。父亲在村庄里,没有人剥削压迫父亲,但父亲却仍然一贫如洗,父亲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父亲的形象得到了社会普遍的承认,从主流社会到民间社会,从艺术界到政界商界知识界,这个时代人们容易达成共识,精神废墟上人们普遍需要建立新异的、温暖的、人性的形象,来使社会情感与精神获得重新定位。父亲申诉的,是过去的时代,是被人们否定的时代,但主流社会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自己的时代,自己引以为傲的时代吗?无数颂歌唱尽的时候,突然出现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哭,时代的颜面顿然失色。

    ......

    母亲

    “母亲”被学者于建嵘发现,并绘画出来,何尝不也是一则寓言?.....

    媒体报道说,于建嵘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是一位律师,他通过律师业务完成了自己的原始积累。但他对财富的兴趣远没有对社会真相的追究执着。在衣食无忧之后,他开着外国车拿着大哥大,游走四方。也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开始迷惘起来,寻找自己的价值体现与生命的意义,于是考研读博调研写考察论文,如一匹黑马杀入中国学术界。主要著述有《岳村政治—转型期中国乡村政治结构的变迁》、《中国工人阶级状况:安源实录》和《中国当代农民的维权抗争:湖南衡阳考察》等。

    尽管他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所的教授,但他却长期住在京郊宋庄,与村民比邻而居。或者到世界各地讲学布道,或者到底层考察调研,或者召集学者就某社会问题开展专题研讨,甚至在一个春节为送一个河南上访村民回村,与当地政府谈判协调。

    他曾一度与访民同吃同睡同上访,因此看到了更多的底层的困境与苦难,转型社会制度不健全造成的各种利害冲突与纠葛,造成无法排解的难题。在这个过程中,他拍了数百幅照片,他想记录下来,还有满屋子的各种材料与档案。这些资料有些是他自己去收集的,还有一些则是全国各地送寄的材料,当然,每则资料后面,都藏着一个冤屈故事。...... 笔者建议他找画家画成油画,展览出来更具影响力。可惜没有艺术家愿意应承,而匠人艺术家的表现他又不满意,最终不懂三原色与调色板的他,只好亲自操刀,画出了数十幅油画作品来,这些作品都是自己照相机里拍的素材。

    这是新照相写实主义的力作,与三十年前的罗中立油画《父亲》遥相呼应,使我们通过艺术反思我们这个时代的进步与人性的困惑。 ......

    新加坡《联合早报》记者韩咏红采访于建嵘时说:“因为难以抚平内心对受调查者的愧疚,他有一天拿起画笔,一笔一笔将自己采访过、对自己哭诉冤屈的上访民众肖像画了下来。他想通过画作将自己对他们的感受记录下来,也让观者知道中国社会底层还有这样一些受屈的弱者,希望唤醒大家对每一个个体生命的尊重。”

   ......他希望人们看到每一个人经历背后的制度层面问题,它是社会悲剧之源,只有改良社会制度,这个社会才有有希望与幸福。因为文革中家庭受冲击,于建嵘少年时代几乎是被遗弃在校园之外的野孩子,那种痛彻骨髓的伤害,使他终生难忘,“我的经历,与他们(访民)遭遇的苦难,来源都是一样的,都是制度性的。”“我认为,不管是社会主义还是其他主义,都要强调个人生命的意义。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平等的,只要那个利益是正当合法的,就没有人有权力为了未来,为了大多数人牺牲我们的利益。如果制度为了所谓的发展剥夺一部分人的利益,这个制度本身是有缺陷的,是要检讨的。” ......

    父亲是被艺术家发现的,母亲被社会学家发现;父亲在艺术家笔下,母亲在社会学家眼中;于建嵘笔下的人物形象,不再细腻精致,更多的是为了表达,画像写实主义从精致到模糊,艺术语言已没有太大的意义,人们更多的看社会现象背后的语义。

    现代被多元解构,一些是形象的解构,另一些则是内在精神的解构,于建嵘没有解构,似乎在回归照相写实主义传统,他用照相手法,让照相作品被放大,更具视觉冲击力,更能感染受众。也正因此,他的作品甫一出炉,就有国内外的政要和学者竞相收藏,人们并不需要从中得到艺术享受,而是通过这种有力量感、震撼效果的作品,为这个时代造像,使这个时代获得立体感、质感、生命感。

    于建嵘感觉到语言的无力感,借助艺术语言,也就是形象的穿透力。

    “母亲”诞生了......(吴祚来,文化学者)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