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岸之美 — 悦读

深深的水 静静的流

 
 
 

日志

 
 

泡沫破灭重塑日本人价值观(山室信一)  

2011-03-05 12:54:10|  分类: 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年前经济泡沫的破灭对日本经济的打击诚然是毁灭性的。但事物都有两面性。

  在山室信一教授看来,正是从那时起,被摧毁了物质的日本人开始反省自己内心真正的需求,从狂热中冷静下来的日本国民开始追求精神上的满足和生活的幸福感。日本传统的家族观念、共生观念得以复活。

  受复旦大学日本研究中心之邀举行系列讲座的山室信一教授向东方早报讲述了日本人的心灵变迁。

 

  物质欲望减退

 

  东方早报:泡沫经济破灭给日本国民心理带来了什么影响?

  山室信一:最明显的是,日本人的欲望减少了。

  泡沫经济时期,日本国民都以购买3C[Car(汽车)Color TV(彩电)和Cooler(空调)]为目标。在那个年代,汽车是从来没有过的东西,所以大家都以拥有一辆汽车为目标。而汽车买了之后,下一个目标就是房子。当时,去国外也是每个年轻人的梦想。每个人都为此拼命努力。

  但是现在,大家完全没有购买的欲望。日本一个很大的旅行社JTB不久前做了一个调查,在过去10年中,去过海外的19-29岁的年轻人的人数下降了35%。同样,去国外留学的人数也减少了。因为当那股狂热被泼了一盆冷水,再回过头来看,大家都觉得物质的、浮华的追求都是虚无的。况且,汽车也好,出国也好,已经不稀罕,已经失去了作为目标的吸引力。汽车就像最普通的家用电器一样,它不能给你带来任何虚荣。你炫耀说你有汽车,就跟炫耀说你家里有冰箱一样,别人会以为你是傻子。

  东方早报:现在大家追求什么?

  山室信一:与当年的物质欲望比起来,日本人更加追求精神上的满足和生活的幸福感,追求有个性的生活。比如在从事职业方面,建筑工人、面包师等这些在我们当时看来很不屑的工作,成为很多年轻人的梦想职业,因为价值观改变了。他们觉得这些工作能够实现他的最大价值。虽然不能够挣很多钱过很富裕的生活,但可以满足生活的基本要求,并获得极大的精神满足感。

  现在的日本人更追求个人解放。泡沫经济时期,人人都把自己的一生与公司联系在一起。从进入一个公司,就打算一辈子不走。公司倒闭了,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了,因此而自杀的人也很多。但现在不一样了,日本人更多希望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因此,跳槽现象增加了。泡沫经济时候的那种公司中心主义消失了,个人中心主义成为了主流。

  我认为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人的心境进入另外一个阶段。那种浮躁、攀比但其实心很累的生活态度消失了,人们更关注自己的实际需求,追求更具幸福感的生活。

 

  共生观念回归

 

  东方早报:这么讲来,泡沫破灭对日本人来说也不全是坏事。

  山室信一:实际上,在泡沫刚刚破灭的时候,日本人是慌乱的。大家一下子失去目标,以前是追求车、房子、名牌,现在不知道追求什么好了。在泡沫破灭后的失去的十年中,日本人的价值观一直在彷徨。只是在最近10年,日本才渐渐找到方向。但不是一个社会的方向,而是每个人自己的方向,社会成为一个多元发展的社会。

  不过,这种新的社会文化的形成,日本才刚刚起步。如何把接下来的路走好,是今后很长时间内一个很重要的课题。

  东方早报:如果提到泡沫留给日本的遗产的话,你首先会想到什么?

  山室信一:我想是这样一种思想变化:日本传统的家族观念、共生观念又复活了。

  日本传统的家族观念原本是很浓的。结婚之后,大家还都住在一栋房子里。大家相互依赖,相互帮助。但是从上世纪60年代到泡沫经济时期,日本社会变成了一个人人竞争激烈的社会,大家都往大都市涌去,与家族分开,导致了人人独立剥离的状况。

  泡沫破灭后,由于价值观产生的混乱,日本人很迷茫,这时候他们开始寻求宗教的帮助,希望宗教可以给他们指明方向,同时他们觉得依托于共同信仰的集体生活也很有魅力。不过,这种集体生活,如果领导者犯错的话,这个集体就会一起犯错。邪教奥姆真理教毒气事件便是在那个时候发生的。所以说,宗教虽然有其重要的一面,但是如何和社会生活协调好,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

  而今天,这种共生的观念在进一步回归。比如,现在由于经济不景气,许多人找不到工作,东京就出现了安置没有工作的人的派遣村,让这些人在这里一起度过新年。人们再次聚集在一起,这使许多人感觉到,一个人是不行的,需要大家一起互帮互助。

  在这种共生的社会中,人人不是激烈竞争,而是相互欣赏相互理解。每个人看重的是如何形成自己的价值观并实现自己的价值观。

  这里说一句题外话,关于东亚共同体的建立也是一样的道理。东亚共同体的建立如今都是政府主导的,但真正的共同体的源泉应该来自底层,即生活在这个区域的人们在通过往来、交流产生的共生感,这才是共同体形成的基础,这才是应该推进的方向。即自下而上,而非自上而下。

 

  大彻大悟的心境

 

  东方早报:如果当时泡沫经济不破灭的话,日本现在会是什么样?

  山室信一:如果泡沫没有破灭,可能日本人到今天还在疯狂着,只盯着钱和物质,不知满足。正是泡沫破灭,使得日本人有机会开始反省。现在谁也不期望当NO.1了。现在日本人想的,不是说日本要第一或怎么样,而是自己怎么样,他们更多的是考虑自己怎么才能更幸福。这是一种思维的转变。要达到这种转变,没有泡沫破灭那种经历的话是做不到的。人是很可怕的生物。只有到某种极端的情况下,经历了那个极端之后,才会发现新的东西,并发生转变。不到那个极端,永远不会明白。

  东方早报:日本还会发生泡沫吗?

  山室信一:应该不会再发生了,因为已经没有那种条件了。国民心理上的条件没有了,经济上的条件也没有了。人们对投机那种东西已经没有兴趣了,而是更加关注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这种对事物实实在在的兴趣不会导致泡沫。

  如果泡沫没有破灭,可能日本人到今天还在疯狂着,只盯着钱和物质。正是泡沫破灭,使得日本人有机会开始反省。……现在日本人更多的是考虑自己怎么才能更幸福。这是一种思维的转变。要达到这种转变,没有泡沫破灭那种经历的话是做不到的。                             (日本紫绶勋章获得者、京都大学政治思想史教授山室信一

 

泡沫破灭重塑日本人价值观(山室信一) - 彼岸之美 - 彼岸之美 — 悦读

  1980 东京大街旁,一个日本青年靠在车上神采飞扬地和同伴聊天。那个年代里,年轻人追求的是欧美名牌、出国留学和有车有房。

泡沫破灭重塑日本人价值观(山室信一) - 彼岸之美 - 彼岸之美 — 悦读

 

 2006 东京地铁里,疲惫的年轻通勤者倚靠在车门旁。高失业率令“平成一代”未踏出校门就已开始忧虑前程。

 

读后: 

    “一个正常的社会,一个有希望的社会,应该是,自己努力了就应该会有所回报。但是现在这些年轻人可能会面临的一个困境就是,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取得自己想要的结果。努力就有回报,自然就会更努力。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有回报的话,自然就会消沉下去。或者说,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什么,但就是不行。像这样的事情一步一步累积的话,就会变成社会问题。”日本自民党众议院议员总会长野田毅所说的当代日本青年的情况。身处国力上升期的中国一代呢?我觉得中国问题更为复杂、更让人担忧。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