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彼岸之美 — 悦读

深深的水 静静的流

 
 
 

日志

 
 

几首好诗  

2011-05-23 00:59:36|  分类: 美文共赏(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诗人佛罗斯特这样讲过:“读者在一首好诗撞击他心灵的一瞬间,便可断定他已受到了永恒的创伤——他永远都没法治愈那种创伤。这就是说,诗之永恒犹如爱之永恒,可以在倾刻间被感知,无需等待时间的检验。真正的好诗……是我们一看就知道我们永远都不可能把它忘掉的诗”。

       为了忽然想起的有诗的日子和久远的情怀,在五月的这个夜晚,悦读几首好诗:

1、《人到中年》(陈九)
 
人过中年
有太多不敢
 
不敢在儿女面前
酩酊大醉
借七分酒兴
显当年的狂颠
 
不敢口中轻曼
憔悴的记忆
怎兜得起
以往的胡言
 
不敢轻易接受
飘来的赞叹
孤独时常有
江郎才尽的惶然
 
更不敢
对迟来的高山流水
许上一句
男人的承担
 
青春会有烦恼
成熟难免遗憾
似水流年
带走了轻狂
也消磨着肝胆
 
只等曲终人散
夜静更阑
再把一份悠悠情怀
打开来
细细查看

未选择的路》(美国诗人 佛罗斯特)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

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

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

但我却选了另外一条路,

它荒草萋萋,十分幽寂,

显得更诱人,更美丽;

虽然在这条小路上,

很少留下旅人的足迹。

那天清晨落叶满地,

两条路都未经脚印污染。

啊,留下一条路等改日再见!

但我知道路径延绵无尽头,

恐怕我难以再回返。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

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

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

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致一百年后的你》(茨维塔耶娃)

      一百年后,亲爱的,我们将在哪里邂逅
      在古老的江南小巷,还是在荒凉的西北大漠
      那时候,我仍将献给你一束诗歌的玫瑰
      还是捧一掬滚沸的汁,我一百年不肯冷却的血
      一百年以后,亲爱的,你是否还认出我
      在旧世纪的群星中,总也不肯坠落的那一颗
      那时候,你是否还能分辨我的光泽
      然后呼唤我越过银河系,飞临你的星座
      啊,一百年以后,谁能轻轻拂去尘土
      坐下来,好奇的读这些死去的文字
     谁还能够去想象,这是一场什么样的爱
     是从怎样深厚的土壤里开出的命运的花朵
     啊,一百年以后,谁还能够理解:爱着
     就是甜蜜夹着痛苦,就是无休无尽的思念的长夜?

  

 


几首好诗 - 彼岸之美 - 彼岸之美 — 悦读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